新浪上海 资讯

上海小剧场戏曲节:聚合各剧种名角展艺创新

摘要: 由厦门市金莲陞高甲剧团团长吴晶晶领衔的《阿搭嫂》昨晚在长江剧场上演,演员优秀的表演和扎实的剧本,使剧场中小巧“红匣子”舞台空间满溢浓浓的闽南风情。除了高甲戏名家吴晶晶外,在今年晋升为“国字号”戏曲展演的上海小剧场戏曲节上,戏迷们还能看到不少国家一级演员、梅花奖得主的身影:著名黄梅戏表演艺术家黄新德、绍剧名家姚百青、花灯戏名家李丹瑜。

原标题:上海“小剧场戏曲节” 聚合各剧种名角展艺创新

由厦门市金莲陞高甲剧团团长吴晶晶领衔的《阿搭嫂》昨晚在长江剧场上演,演员优秀的表演和扎实的剧本,使剧场中小巧“红匣子”舞台空间满溢浓浓的闽南风情。除了高甲戏名家吴晶晶外,在今年晋升为“国字号”戏曲展演的上海小剧场戏曲节上,戏迷们还能看到不少国家一级演员、梅花奖得主的身影:著名黄梅戏表演艺术家黄新德、绍剧名家姚百青、花灯戏名家李丹瑜。

经过多年的培育,小剧场戏曲节已经不再只是青年戏曲人的实验地,而正在成长为名家名角不断推陈出新、走近年轻观众的重要平台。

小中见大,品质是舞台不能妥协的标准

“整台都是丑角”是不少观众对《阿搭嫂》的直观印象。“官袍丑”“公子丑”“破衫丑”“媒婆丑”“傀儡丑”等种类繁多的行当“丑”恰恰构成了高甲戏的灵魂所在。闽南语里,阿搭嫂是古道热肠、好打抱不平的妇女。戏中的主人翁就是一位这样的“阿搭嫂”。她好心救了受伤的肖秀才,反倒成了“肇事者”;她无意间送一位迷途的孩童回家,却牵入了一场“绑童”事件。尽管屡屡被人误解,阿搭嫂仍以泼辣纯真的本性,搭出一连串令人喜中带涩的世态人情。

在大舞台演了14年,来到小剧场的《阿搭嫂》从原本的两小时精简到了1小时15分钟,扮演阿搭嫂的吴晶晶认为这是一版品质和观赏性兼备的《阿搭嫂》。“浓缩的内容包含了多个版本的精华,而演员的一个个小表情、小眼神都在观众注视下,对我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红匣子演毕,吴晶晶也注意到了长江剧场的四面舞台“黑匣子”,“下一次,我想带着高甲戏挑战四周全是观众的表演形式。”

在编剧李莉眼中,本届戏曲节的参演剧目是创办以来最为接近“小剧场”含义的一届:“很多人误以为‘小戏’就是小剧场,其实不完全是。经过这几年的发展,小剧场戏曲在思想、样式、文学探索等方面不断创新,挑选剧目的标准也随之提高了,不再局限于年轻人,而更看重剧目有新的舞台呈现。”

今晚将上演的绍剧《灿烂八戒》则是一部“笑果”满满的小剧场作品,剧本讲述了猪八戒因醉戏嫦娥被打入凡间,错投猪胎幻化为人,在高老庄与高翠兰之间真挚有趣的爱情故事。简约的舞台设计和唯美的灯光效果将为上海观众带去别样的绍剧观感。

绍剧猪戏自著名绍剧演员七龄童创始以来,以笨扮巧演、风趣幽默的独特艺术风格为观众喜爱。此次有着“江南活八戒”之称的姚百青在戏中再次挑起了“猪八戒”一角。《灿烂八戒》是浙江绍剧艺术研究院创排的第二部小剧场作品,在姚百青看来,在小剧场演出是绍剧不断探索前进的证明。“小剧场绍剧与传统绍剧有着截然不同的演剧方式,绍剧变得粗犷中带细腻了。”姚百青对记者说,“近距离的观演体验突破绍剧一般表演程式的框架,从题材的架构到舞台的呈现,对绍剧观众来说都是新奇的。”

与观众“零距离”,剧种散发新的光彩

“以在小剧场演出这样的当代形式培育观众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带着多剧种特邀剧目《四美离歌》参加本届戏曲节,花灯戏演员李丹瑜的心情相当激动。她在剧中一人分饰四角,用京剧、昆韵、滇剧、花灯四个剧种演绎中国古代四大美女王昭君、西施、杨贵妃、貂蝉的经典故事,在婉转的吟唱中呈现出四大美人的爱与哀愁及家国情怀。多种唱腔的转换,京昆与地方戏的融合都是剧目的亮点。

“我想借《四美离歌》摸索出戏曲更富生命力、更具特色的道路,小剧场无疑是最适合的舞台。”李丹瑜对记者说道。未来这位“云岭名家”的小剧场之路不会停,喜剧版的花灯戏已经在她的计划之中。

在业内人士看来,小剧场戏曲也承担着反哺大剧场创作的作用,在剧团的创作任务之外,小剧场不失为集思广益的绝佳平台。“作为一种戏曲样式,越来越多名家也开始重视小剧场戏曲的发展,不在乎剧目大小,只要是观众喜爱的,都能成角儿。”上海戏曲艺术中心总裁谷好好这样认为。

今年也是年届七十的黄梅戏舞台常青树黄新德又一次参加小戏节,在《薛郎归》这出以薛平贵和王宝钏爱情为主线的故事里,老艺术家甘当绿叶。“在小剧场演出是一种回归。许多前辈戏曲艺人都是从小剧场舞台走出来的,在没有太多布景的情况下,用精湛的表演赢得了观众。”黄新德表示。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