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上海 社会

美甲师变身注射师给人微整形并收徒 因销售假药获刑

摘要: 时下,微信朋友圈各种微整形广告层出不穷,“正规持证整形注射师,无痛、无疤,一针瘦脸,立刻圆你美女梦……”诸如此类的广告究竟靠不靠谱?近日,静安区人民检察院对一起以注射肉毒素等进行微整形案件的当事人晓娜以销售假药罪提起公诉。

原标题:美甲师变“注射师”给人打瘦脸针一以注射肉毒素帮人微整形的当事人以销售假药罪获刑

时下,微信朋友圈各种微整形广告层出不穷,“正规持证整形注射师,无痛、无疤,一针瘦脸,立刻圆你美女梦……”诸如此类的广告究竟靠不靠谱?近日,静安区人民检察院对一起以注射肉毒素等进行微整形案件的当事人晓娜以销售假药罪提起公诉。

难忘的25周岁“生日礼”

庭审当天,是晓娜25周岁的生日,本是一家人高高兴兴庆生。可是,她却站在了刑事被告人席,家人坐在旁听席。

晓娜高中毕业后就来上海务工,摸爬滚打了几年,稍微有了点积蓄,就在宝山开了家美甲店。本来安安稳稳地过过小日子,倒也不错,却因一时贪念,违法做起了微整形,而站到了被告人席上。

事情还得从去年说起,晓娜爱美,之前打过“瘦脸针”(肉毒素),自我感觉不错,后来就去了本市一家美容培训机构,花了七八千元学习注射肉毒素、美白针。从去年六七月份起,晓娜在美甲之余,陆陆续续为几个客人打瘦脸针牟利。

今年3月的一个下午,晓娜通过中间人介绍,约定每人1800元的价格为三名客人各注射一瓶肉毒素。正当她带着三名“徒弟”赶到本市火车站附近一家快捷酒店,拿出器械准备注射时,被民警抓获。现场一并被查获的还有药品“HUTOX注射液”三瓶、“丽致(Dysport)注射液”一瓶、“TK-TX Deep Numbs无痛膏”一支。随后,民警在晓娜经营的美甲店又查获药品“BOTOX”一瓶、“LI-PORASE(注射)透明质酸酶”六瓶。另查明,晓娜曾以每人1000元的价格给“徒弟”小花、客人晓玲各注射肉毒素一瓶。

自诩“注射师”网购注射

经上海市静安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研判,涉案“HUTOX注射液”、“丽 致(Dysport)注 射 液”、“TKTX Deep Numbs无痛膏”、“LIPORASE(注射)透明质酸酶”均未取得国家批准文号,以假药论; 涉案“BOTOX”经鉴定,系假药。

面对这个鉴定意见,晓娜说,这些药品是她从微信上购买的,分别从三个不同的微信号上采购来的,每瓶400多元,这些药品瓶身上都是英文和韩文,她也看不懂,究竟这些药品是否经过国家相关部门检测或者获得过批文,她也不清楚。这些药品她也不单卖,每次给客人做微整形时,注射一瓶就收取客户1000多元。

经讯问,晓娜称她从去年六七月份开始给人做微整形手术,主要是在做美甲生意时顺便给人做微美容,帮人打打瘦脸针、玻尿酸之类的。

事实上,晓娜只有高中毕业,学过美甲,却从未学过医,没有医生资格,更未从事过正规微整形的职业。她在微信上自我标榜“正规持证整形注射师”,均属编造。据她陈述,靠微信营销和熟人介绍招揽顾客,已经为几名客人打过肉毒素,收取每人1000多元。

带“徒弟”每人收费四五千

不仅自己无证,为了赚更多的钱,没多久晓娜竟还开始带“徒弟”。她收取每人四五千元学费,主要是教她们认识各类肉毒素,学习注射步骤和用量,教她们用生理盐水在各自脸上试验打针。平时有生意时,晓娜就带着“徒弟们”,或在美甲店或在宾馆里,她穿上白大褂,拿起配套器械,有模有样地演示注射,而所谓的“教”就是,她拿起针筒来注射,“徒弟们”在旁边看,顺便递个药、送个纸巾之类的,就算是真人“临床实验”了。

这些“徒弟”都是年轻的姑娘,大多初中文化水平,之前要么学过美甲要么无业,都是半路出家,看微整形赚钱快,就想学一门手艺得以谋生。

微信的虚拟性,让人无法审核“医生”的真实背景。晓娜自我标榜“正规持证整形注射师”,收费相对便宜,尽管很多人心有疑虑,但还是选择相信。

近日,静安区人民法院对该案公开审理,法院当庭作出口头宣判,以销售假药罪对晓娜判处拘役四个月,并处罚金8000元,违法所得全部没收。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热点新闻:

上海平均招聘月薪全国第二 超35人争一岗位

作弊形成黑色产业链:流水线作业 职称考试包过

官方处罚掌掴裁判球员:终生禁止在沪从事足球活动

男子为买上海学区房假结婚后离不掉 为离婚赔偿20万

莘庄5岁女童3楼高坠身亡 出事时身边无监护人

天气预报:

申城入伏首日气温有望达37℃ 14日前后或现极端高温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